当我不再年轻了,我的儿女问我你年轻时曾经最爱的人是谁的时候。我不希望我要做的是翻出一本旧相册。我希望我能抬起手指着屋子另一头说:”她就坐在那里啊!“